【台海新观察】“台独公投”的理论缺陷与大陆的应对_专家评说_蓝冠在线
专家评说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海新观察】“台独公投”的理论缺陷与大陆的应对

来源:蓝冠在线    2018-11-13 16:33:37

    蓝冠在线11月13日讯 题:“台独公投”的理论缺陷与大陆的应对

    作者 许川

    11月24日,台湾将有10项公投案与“九合一”选举合并投票,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对该项公投,两岸一来一回的较量皆表明了“奥运正名公投”的意义非同寻常。“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本质上是“台独公投”,大陆必将坚决反对。

    (一)“台独公投”与以“台独”为主文内容的公投

    批驳“台独公投”,首先应对其概念要有精准的界定。台湾当局推动“台独公投”的做法与推动“渐进台独”并无二致,均是以拆分、变换及聚合的方式达至最终目的。换句话说,台湾当局既不会明目张胆地推动“台独”,也不会直接以“您是否同意‘台湾独立’”为主文内容推动“台独公投”。台湾当局这种次优的选择和隐形的做法,是基于以下考量:一方面是维持现状的主流民意不允许民进党直接、冒进推动“台独”;另一方面是大陆《反分裂国家法》已给“台独”势力划出红线,激进做法可能适得其反。显而易见,即便是像“奥运正名”这类公投,虽然没有冠以“独立”之名,但其内核仍是“台独”之实。不能因为没有“独立”字眼就将之归类为普通的公投。实际上,以“台独”为主文内容的公投与“台独公投”是一种内核与外延的关系,天然地互为一体。为了便于区分和理解,也可以将之划分为狭义的“台独公投”和广义的“台独公投”。

    二者既然有这样的划分,那么就应该厘清它们之间的不同。首先,在主文内容上,狭义的“台独公投”,只能以“您是否同意‘台湾独立’”或类似地表达出现,诸如“制宪公投”、 “领土变更公投”、“更改国旗、国号公投”等;广义的“台独公投”则可以是一系列更改或取消“中华民国”象征符号的“正名公投”以及使用非政治元素包装的“台独公投”等。其次,在公投范围上,狭义的“台独公投”是全台性的,广义的“台独公投”则有可能是地方性的。其也衍生出了未来“台独公投”可能先从地方做起,从地方上拉开“去中”、“正名”、“统独”公投的序幕。再次,在难易程度上,固然两种“台独公投”都不可能取得成功,但也不排除浅层次、低色调的“台独公投”顺利通过并付诸实施。最后,在先后次序上,广义的“台独公投”是初级和中级阶段的“台独公投”,其有可能最终迈向高级阶段的狭义“台独公投”,但时间刻度上可能间隔较远,而狭义的“台独公投”则是直奔终极目标,没有回旋余地,是必定引发两岸兵戈相向的公投。

    因此,界定“台独公投”切忌咬文嚼字,才能不被表象所迷惑,才能在反对“台独公投”中抓住要害、有的放矢。

    (二)“台独公投”的逻辑起点及其理论缺陷

    长期以来,在民进党的操弄下,“2300万台湾人民有权决定其未来地位”的政治说教俨然已成为岛内社会的“理所当然”、“与生俱来”的权利,更成为民进党的神主牌和护身符,甚至连反对党都有些谈虎色变、噤若寒蝉,不敢揭穿其背后的虚假和真面目。其实,只需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就能厘清“台独公投”的软肋和短板所在。

    第一,混淆独立与分离。民进党两岸论述的逻辑起点一般是“台湾是个主权独立的‘国家’,现在的名字叫‘中华民国’”。显见,在民进党看来,台湾已经是个所谓“独立的国家”。但问题是,既然业已“独立”,为何还要“独立”?这犯了前后矛盾的逻辑错误,因为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没有第二次独立的问题。依此反推,倘若民进党要紧咬“台独公投”不放,就只能说明其做贼心虚,也能证明台湾现在并未处于“独立”状态,而是中国固有领土的一部分。民进党所谓的“台独公投”实则是“分离公投”。独立是去殖民地化过程中的概念,其行使的是自决权,而分离是一国内部之事务,完全由主权国家决定。也就是说,如果台湾要从中国分离,那么中央政府将有权作出任何反击。

    第二,混淆自决与民主。由于民进党偏执地认为台湾有“独立权”,其自然就会刻意与国际法上的自决挂钩。可问题是,民进党的逻辑起点是错误的,台湾并没有在联合国非自治领的名单上,因而也就不具有自决权。纵然“台独”势力宣称台湾曾经是日本的殖民地,但1945年国民党政府已从日本手中收回了主权。从公投的类型学上说,“台独公投”只能是民主性公投,而非自决性公投。民主性公投不能涉及分离事项,原因在于民主性公投是在民主的边界范围内决定其内部重大事务的公投,但不能改变其边界。民主受国内法的规范,而我国的《宪法》、基本法律及一般法律皆从未授予台湾拥有分离及其公投的权利。

    第三,混淆中央与地方。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即意味着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而不是所谓的“中央政府”。“台独”政党如“时代力量”正在推动新一轮“公投法”修正,欲纳入“领土变更”等内容,民进党亦随之附和。他们认为只要有“公投法”作保,似乎就可以举行“台独公投”。事实上,“公投法”只是台湾省的“法律”,在没有中央政府授意下纳入“领土变更”事项,显然是非法的。退一步说,“台独”势力也可能引援魁北克和苏格兰的分离公投案例,证明自己拥有分离公投权利,但这两个案例的核心是,分离地区必须与中央或联邦政府进行谈判,并取得后者的批准或同意。以此推之,台湾要举办所谓的“独立公投”,其决定权在中央政府,而不是台湾当局。

    (三)中央政府反对“台独公投”的基本思路

    反对“台独公投”需要勇敢对其说不。中央政府应在正面看待有利于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主流民意的同时,坚决地反对破坏推进国家统一进程的任何偏狭意见。反对“台独公投”,大陆既有理论上的支撑,也有现实中的能力。

    其一,要敢于揭露“台湾公投”理论的错误所在。这要求在反对“台独公投”的行动中,须口径一致地正确使用有关公投的学术概念和语言,方能见招拆招。很多时候,“台独”势力喜欢在标语、口号、用词等层面大做文章,就是给大陆陷所设的陷阱。例如,台湾几近从未使用过“分离”一词,而全部用“独立”替换,也从未使用过“民主公投”一次,而全部用“住民自决”代替,因为自决和独立是合法的概念,但分离是非法的概念。过去,我们落入了使用“台独”势力所构设的话语体系套路,导致在反对“台独公投”的时候,既无法跳脱单一的思维定式,也无法一针见血地指出其中的错误。他们这样故弄玄虚,不外乎就是要掌握“台独”和“反台独”的话语权。

    其二,坚持用国际法和联合国相关决议反对“台独公投”。分离是国内法管辖的范畴,对此,国际法并未明确反对,也未明令禁止。一些“台独”势力认为国际法“刻意”留下的灰色地带似乎给了他们谋求“独立”的希望。实际上,这是分离主义势力对国际法的曲解。国际法之所以没有对分离作出清晰的规范,一方面是因为分离本身属于主权国家内部之事务,国际法无权干涉;另一方面是因为出于对基于协议式分离的结果进行追认预留伏笔。但后者绝非是说国际法承认分离,只是确认分离结果,而根本从未触及到分离本身和分离过程。除此外,不仅联合国的2758号决议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地位,而且其他相关决议也一概反对任何破坏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行为。反对“台独公投”,须善用国际法和国内法。

    其三,继续增强综合国力是反对“台独公投”的坚实后盾。面对近年来“文化台独”、“法理台独”等活动的一再挑衅,中央政府除一如既往保持定力外,还应该通过各种改革强化国家能力。特别是在中美对抗态势短时间内难以缓和的情势下,应尽量淡化“台湾牌”,将重心放在增强综合国力的建设上。“台独公投”的成败乃至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皆依系于强大的综合国力。纵观世界各国的分离运动,只有国家的强大才能遏制住分离主义的势头,也才能最大化地排除外国因素对内政问题的干扰。反对“台独公投”,不能随风起舞,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主轴,方能一击毙命。 最后,加强完善有关两岸统一的制度设计。“一国两制”是国家统一模式的最佳选择。两岸的统一,不是主权所有权的统一,而是主权使用权的统一,“两岸半统一”的现状即说明了两岸主权所有权从未分裂。要统一主权的使用权,就必须对这一权力进行重新配置。放眼其他国家,无非围绕着分权与自治展开。怎样分权和自治,全世界尚没有通行做法,但均坚持国家主权不可分割的原则。有的国家因建构了合理的分权制度,分离主义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例如加拿大;有的国家则因不对称的分权,分离主义运动愈演愈烈,例如西班牙和伊拉克。如何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设计出既不损及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又能在最大程度上给予台湾地区自治?但一定不是分权越多越好,也不是越少越好,如何把握这个度,考验智慧。

    新版台湾“公投法”已为接踵而来的、形形色色的“台独公投”打开了制度阀门。“台独”势力显然不会坐失“良机”,让其沦为民主的花瓶和摆设,势必借着中美对抗和民进党大权在握之际,大量炮制“台独公投”。大陆须未雨绸缪、谨慎应对。(本文作者为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蓝冠在线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台独公投 理论缺陷 应对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