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台海网 编辑:吴勇 2020-07-13 16:57:40

扫描台湾“高考”那些事:考生创新低“零分”上大学

台湾“高考”有什么特色呢?与大陆有什么不一样呢?

  大陆高考刚刚结束,海峡对岸的台湾,相似的考试(全名为大学“指定科目考试”,简称“指考”)也于7月3日至5日举行。

  而在今年1月份,岛内举行了大学“学科能力测验”(简称“学测”)。“指考”与“学测”被称作是台湾的“高考”,也是普通学子实现鲤鱼跃龙门、改变个人命运的最重要、最公平途径。

  那台湾“高考”有什么特色呢?与大陆有什么不一样呢?

1

考试形式:从“联考”到“多元入学”

  两岸都是中国人,台湾的大学入学考试,很长一段时间其实与大陆有很高的相似度。大陆叫“高考”,台湾那时叫“联考”。

  什么是“联考”?2001年以前,由台湾教育主管部门下属的“大学入学考试委员会”统一负责各大学招生,考前统一出题,于每年7月1日至3日统一考试;然后统一阅卷、公布成绩、再由考生填报志愿,各大学则根据考生志愿招生录取。

  2002年开始,台湾的大学入学考试规则改变,“联考”被取消,改以“学测”和“指考”为主,辅之以“繁星计划”、“推荐甄选入学”、“特别身份学生优待入学”等多元入学方式。“学测”在每年1月底或者2月初举行,不分组别地统考语文、英文、数学、自然、社会五科。这有点像大陆几年前的高校自主招生考试,是大学正式招生前的“提前批”。“学测”侧重考基础知识,题型基本是选择题,因此也相对容易。

  如果错过了“学测”,或者成绩不理想,还可以参加7月1日-3日的“指考”。“指考”更加接近于大陆的高考,有语文、英文、文科数学、理科数学、历史、地理、公民与社会、物理、化学、生物等科目,学生可依专长选择其中的部分科目参加。

  至于“推荐甄选入学”,一般在4月至5月进行,有点“特招”的味道。“繁星计划”,则是为了消除教育不均,台湾顶尖高校从相对较差的高中录取少量原本很难考上但又希望上好大学的学生。

2

考生数:少子化冲击,考生数创新低

  从公开数据来看,大陆高考的考生数,连续多年创新高。2017年940万人;2018年975万人,2019年为1031万人;2020年考生数更是达1071万人,创造了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的历史新高。

  台湾由于受少子化影响,近年来“高考”人数整体呈快速下滑趋势。早在今年1月17日、18日举行的“学测”考试,只有13万人应考。

  台湾今年的“指考”,由于受疫情影响,也延至7月3日至5日举行。台湾大学入学考试中心的资料显示,2020年参加“指考”人数为43753人,创历史新低。

  此前三年,台湾“指考”考生数分别为:2017年4.7万人;2018年受“龙年效应”影响,人数虽有回升,但也仅有5.7万人报考,只比10年前考生数的一半多几千人;2019年又回落到4万9119人。

  其实,台湾也曾经历过考生数“快速增长”时期,到2003年,参加“指考”的人数冲到12.6万人,为历年之最高;之后便逐年递减。而其中最主要原因,是受少子化冲击。

3

录取率:早就超过99% “零分”可上大学

  大陆方面,高考录取率已从1977年的5%,逐步攀升到1988年的33.86%,2018年达到 81.13%(其中本科录取率为43.3%)。有媒体表示,这相当于四十多年来,高考录取率翻了近16倍。2019年,很多省份录取率突破90%。有专业人士预估,今年高考总体录取率铁定超过90%。

  台湾方面,“指考”录取率2009年前就达97.14%,2016年更冲高到99%。早在十多年前,岛内就有“7分上大学”的梗:2008年大学考试入学发榜后发现,全台最低录取分数是立德大学资源环境系7.69分,平均每科考不到1分即可上榜。有网友因此讽刺说,“考试只要不是零分就可以立德、立功、立言啦。”事实上,当年全台有84000名考生填报志愿,高校的招生名额为85000,造成了100%录取效果。台媒报道,英语入学考试不足10分进入大学英语系学习的学生,在台湾比比皆是。

  从2019年开始,台湾大学入学考试规则再次“微调”。根据规定,音乐、美术、体育的专业术科学校可以选择不参考学测的成绩,学生即可报名申请大学。因此,“零分也可上大学”成为事实。

  造就“零分上大学”的局面,主要是学生少、高校多的矛盾。资料显示,1994年,全台只有23所大专院校,但为呼应台湾地区前领导人李登辉提出的所谓“教改”,台湾从此“广开大学”,陈水扁时代更是加码。到2016年高峰时,台湾竟有近180所各类高等院校,密度几为世界之最。

  台湾教育部门前负责人吴思华多次强调,到2021年前,岛内高校如果不减少到100所以下,将会是台湾高等教育的大灾难。事实上,近年来台湾私立大学关闭或转型的消息频传,不少公立大学也开始合并。

4

公平维护:智慧型手表不能戴是否开空调可选择

  大陆高考期间,哪些路段车辆禁行,为考生让路;哪里不能施工,以免噪音影响考生;校园安全工作必须确保万无一失;想尽各种办法防止舞弊……可以说,为高考服务,几乎是全社会动员。

  其实,台湾的“指考”情形大致相似。比如,有糊涂考生跑错考场,最后由警察开摩托车送至正确考场,类似频见报端。甚至某空军基地的军机飞过,声响盖过旁边考试铃声而延误考生入场,第二年,该机场在“指考”期间特意停飞3天。

  再比如严防舞弊,确保公平方面。台湾“学测”与“指考”都规定:进入试场就座前,应取下穿戴式装置,例如智慧型眼镜、智慧型手表、智慧型手环、耳机等,且手机要“完全关闭电源”,并放置在临时置物区,不得携带入座。还有,虽然天气炎热,但扇子不能带进考场,理由是扇面可以写东西。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内,“指考”的考场禁止开空调,理由是“边远贫困地区的考场没有空调,为了公平起见,所有考场一律不得开空调,只能提供电扇或靠屋顶洒水的方式来降温。”而这个规定,直到2011年才被打破。

  根据规则,“指考”考场空调设定在摄氏26度至28度,若空调临时出故障且无法立即修复,将开窗开电扇,考生继续考试,并不涉及加分。但考生在报名时,就必须填写是否使用冷气考场应试。也就是说,是否在有空调的考场考试,你可以自主选择。

导报记者 吴生林 文/网络图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