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蓝冠在线 编辑:星璃 2019-07-08 16:15:48

蔡英文稳了?别忘了年轻选民“说走就走”

“太阳花运动”的政治红利早已消失殆尽,缺乏新题材炒作选举的绿营,即便一时因外部事件获利,也已呈现强弩之末的疲态。无论是人选,或是议题,绿营都了无新意,还要面对始终保持“多一个选项”的柯文哲,以及扬言脱离“小绿”处境的“时代力量党”在选票上的瓜分。蔡英文稳了?别忘了年轻选民“说走就走”。

  蓝冠在线7月8日讯 题:蔡英文稳了?别忘了年轻选民“说走就走”

作者:雁默

  在民进党初选后的两周内,各种民调显示蔡英文支持度上升,甚至一度超越所有挑战者,颇有连任在望的气势。

  然而在六月底所公布的数个民调中,蔡英文支持度又打回原形,落后于国民党最强的两个参选人。但有趣的是,蔡英文支持度仍高于最近声望急速下跌的柯文哲。柯文哲的反应是,蔡“利多出尽”,趋势往下,他自己则是“利空出尽”,趋势往上。

  唯一能解释这两周选情消长变化的,就是年轻选民的情绪流动。

  一般民调定义的年轻选民为40岁以内者,20-29岁为一层(以下简称为A),30-39岁(以下简称为B)为外一层。不过,对于A与B的属性,没有人做过深入的剖析与定义。因此,本文试论年轻选民的结构与意向。

  年轻选民的主要特征,就是忠诚度在各年龄层中最低,套句台湾年轻人时下的流行语,“说走就走”。2016年时,他们多支持蔡英文,2018年说走就走。长达4年,部分年轻选民铁杆支持柯文哲,如今说走就走。去年,部分年轻选民支持韩国瑜,如今说走就走。

  有两个相互矛盾,却各自成理的选举现象是: 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选民是盲目的。

  以上两者都对的原因是,绝大多数选民不关心政治,因此会以“结果论”决定支持对象,做得好就支持,做不好就不支持。这现象使得政治人物在竞选期间的一切遁词,与趋利避害的种种说法,得不到良好的效果,因为选民没听到这些政治语言(不关心),只是用感觉来判断生活有没有变好,政治人物给人的感觉好不好,这类的结果论。

  有意思的是,政治人物在竞选期间砸了大钱在宣传上,所形成的社会氛围,亦会左右选民的意向,因为人类有随波逐流的社会性。一方面不关心政治,另一方面又受大环境的氛围影响,其结果就是,决定选民投票意向的往往是片段而零碎的政治话语,以及流于表面的政治人物印象。

  因此我们才说,选民双眼既雪亮,也盲目,所有选举皆然。真正准确的民意是在选前一周展现,甚至投票当日才算数,任何微小的变因,都有可能使选民改变主意。

  说穿了,选举就是选民在为选择标的打“印象分数”,而这毫无疑问是情感大于理智的行为。

  如果40岁以上的选民在情感与理智的抉择中,比例为6:4,那么放在年轻选民身上观察,就是7:3。A与B又不同,如果B是7:3,则A是9:1。简言之,愈年轻,愈容易为情感控制。

  从物质面来看,A与B的差异在于,A还在拿父母的钱,他们不是还在求学,就是刚入社会,吃住仍靠父母,B则是逐渐自立的族群。换言之,A还未遭到庞大的财务压力,B已感受到愈来愈重的生活负担。因此B对政治选择会有较A更高的理智面考量,对A而言,不必花钱的投票行为,时常是“投爽的”。

  论社会氛围的形成,今日与过往已大不同,网路世界已成为现实社会的一种心理投射,而活跃度最高的是年轻族群,A又大于B。这就是为何当今政治人物都想蹭网红的主因,如此便能扩大虚拟世界的个人声量,并回头影响现实社会。

  年轻选民,尤其是A,特别容易受到微不足道的印象选择支持对象,政治人物的任何一个摆脱刻板印象的小动作,都可能让年轻选民对之改观。当然,这个族群也最容易遭外部事件触发情绪。

  也就是说,影响年轻选民的因素,远远比中高龄选民多得多,这便使得此族群的忠诚度偏低,而各种选举花招,也呈现低龄化走势。

  但若因此说年轻选民不务实,也不对,他们往往也能展现比中高龄选民更务实的态度,因为后者已然受到各种既定成见的框限,年轻人这类“旧思想”或“老印象”的包袱反而少很多。“九合一”选举前的韩流现象,最能说明年轻人的务实,高雄明明就是绿大于蓝的选民结构,若非年轻人“心念一转”的务实,难以变天。

  因此,如何骗到年轻人一时的情感或务实转向,对选举参选人而言是重中之重。年轻选民是选情强心针,他们的热情参与,又能触发社会氛围的形成,但缺点是,情绪难以持久,灶一冷就得添加新柴火。

  所谓“辣台妹捡到枪”,皆为年轻选民一时的情绪加持,当促成这项情绪的外部事件冷却,A与B就会被其他新鲜讯息所吸引。这是蔡英文与民进党必须持续不断“碰瓷”大陆的唯一原因,但也暴露了绿营“新柴火”选项太少的窘境。

  再者,3月以来的民进党行情看涨,主要是支持者危机感得到凝聚的缘故,蔡英文便抓住了支持者对巩固领导中心的心理需求,击败赖清德。6月蓝绿各自的大造势,都只在显示基本支持者的可能规模,而非真实支持度。从民调数据与造势热度所呈现的悖离,即知目前在造势场合所见的万头攒动,仅止于蓝绿各自的铁杆支持者。

  重点在于,在距离选举还有7个月的此刻,年轻选民的一时情绪并不可靠,这也是柯文哲在自己民调迅速下滑的当下,赴陆参加双城论坛的主因之一。

  深知年轻选民特性的柯文哲,明明自己铁票转而支持蔡英文态势明显,也执意到大陆,亦是对民进党“新柴火”选项匮乏的观察。台湾年轻人可不是全部都支持“抗中”,即便一时高唱“抗中”的年轻选民,也有务实转向的可能,只要会操作议题,增加自己“新柴火”的选项,一旦A或B意向转变,柯还是年轻人的避风港。柯文哲就是在赌这个。但话说回来,柯自己的“新柴火”选项也不多,仅多了一个“和中”项,能否抢回流失的票源,亦在未定之天。

  这一点,从“馆长”态度即可测知,这位跟风“抗中”的柯粉网红,已在乱流中“找不到阿北”,在绿与白之间,在蔡与柯之间,陷入迷惑。

  “太阳花运动”的政治红利早已消失殆尽,缺乏新题材炒作选举的绿营,即便一时因外部事件获利,也已呈现强弩之末的疲态。无论是人选,或是议题,绿营都了无新意,还要面对始终保持“多一个选项”的柯文哲,以及扬言脱离“小绿”处境的“时代力量党”在选票上的瓜分。

  蔡英文稳了?别忘了年轻选民“说走就走”。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