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蓝冠在线 编辑:星璃 2019-07-07 17:05:17

谁能拿下国民党提名权?

本月8号开始,国民党就将进行2020“大选”党内初选,民调最高的高雄市长韩国瑜、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是最热门人选,围绕着民进党是否介入国民党初选、韩国瑜的高雄市政风险和郭台铭的失言风波,国民党初选愈演愈烈,谁将笑到最后?

  蓝冠在线7月2日讯 题:谁能拿下国民党提名权?

作者:李东海

      本月8号开始,国民党就将进行2020“大选”党内初选,民调最高的高雄市长韩国瑜、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是最热门人选,围绕着民进党是否介入国民党初选、韩国瑜的高雄市政风险和郭台铭的失言风波,国民党初选愈演愈烈,谁将笑到最后?

  民进党介入国民党初选?

  7月3日,已经退出国民党2020初选的王金平突然召开记者会,强调民调结果可能被绿营操弄,甚至可能导致“换柱”重演,要求中央党部向立即向社会说明。中评社指出,此举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表达韩国瑜阵营有关“被做掉”的焦虑,第二个是为输掉初选以后的郭台铭独立参选提供正当性。

  针对王金平所说的“国民党初选有被民进党操弄”的风险,国民党“立委”林为洲认为,绿营确实在地方上操作灌票给韩国瑜,这是自作聪明不会有效,因为韩出来未必好打。林为洲的前半句可以视作对王金平的友善表达,后半句才是他的观点所在。韩国瑜毕竟经过去年“九合一”选战的检验,绿营极尽各种方法都没有打趴下他。对于民进党来说,韩国瑜未必比郭台铭好对付。

  当然,韩国瑜的发言不断出现问题,如今陷于登革热治理难题,这可能成为民进党攻击他的点。但要民进党将未来胜选的几率挂在韩国瑜身上也是有难度的——韩国瑜爆发力强、核心支持群体热度高,这也是民进党所要担心的问题。

  站在民进党的角度,更可能的处理方式是设定两套预案,若韩国瑜出线采取预案A,郭台铭出线采取预案B,而不太可能一厢情愿地希冀特定候选人获得提名。而从实践上看,有组织干预对方阵营初选的难度也太大。

  台南昆山科技大学公共关系暨广告系副教授冯国豪认为,在“大数原则”下,绿营想要靠“灌票”改变民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致于影响大局。国民党组发会主委李哲华也说,选民接到民调电话比中乐透(彩票)三码机率还低,这是民进党策略性故意操作,目的是要制造国民党内初选后整合的困难。李哲华一方面指出对方阵营干预民调的难度太大,另一方面认为这是凭空给国民党初选增添整合难度,难免被人认为这是在针对王金平。

  相对李哲华,国民党桃园市党部智库召集人陈盛就说得很明显了。他认为,王金平质疑国民党2020初选,任何一方都担心“被做掉”,潜台词就是“不爽你党中央”,不惜制造国民党内部纷乱。

  针对王金平的质疑,吴敦义罕见地在中常会亲自提议由王金平担任2020初选民调小组总督导,并有意无意地透露王金平与国民党初选民调主持人之间的友好关系。王金平随即回应称“转移焦点无法化解危机”,吴敦义则淡淡回应,请王当督导是尊重他,希望王不要只提出问题。

  围绕党内初选,吴敦义和王金平隔空开火,韩国瑜和郭台铭在政见会彩排上甚至没有互动。4日,在国民党初选政见会上,郭台铭批评称,韩国瑜没法解决高雄当地经济,副议长陆淑美才会改挺他。郭台铭此举等同直接杠上韩国瑜,更将陆淑美所代表的高雄白派与韩国瑜的距离更加拉开。

  韩郭相争的外界观察

  吴敦义核心智囊之一的柯家声认为,郭台铭会在初选中险胜,但误差范围可能只有3%上下。他的理由是,韩国瑜的声势不断下滑,而且没有止跌点。“九合一”选举时韩国瑜的很多助手都反对他参选,而且不断再发酵。

  柯家声说,诚信在高雄是“一种信仰”,“台湾社会还没有刚从艰困地区打赢选战后,马上要往更高一层的,这就背离了高雄人支持的诚信。而且韩国瑜不管是高雄发大财或是其他的诺言都还没实现,马上要离开,这对高雄情何以堪”?

  针对黄复兴的票源,柯家声的分析是,原本有六成支持韩国瑜,如今只剩三成。国民党台北市议员秦慧珠认为,郭台铭在深蓝族群中输给韩国瑜约两成。绿媒《上报》则认为,韩国瑜出身陆军官校,是退役军人的“自己人”。

  《多维新闻》更指出,郭台铭主打“经济牌”和吸引青年选票的策略实际上不利于打初选而有利于“大选”,如今郭台铭民调上升,“并非郭台铭本身的选战策略奏效,而更可能的是民进党的打压和抹黑,以及韩国瑜自身的失误导致选情的发展走到目前的局面”。

  《新新闻》的分析指出,目前国民党选票结构的四大族群中,外省族群、军公教、地方派系与经济选民当中,前三大族群多数偏向韩国瑜,而郭台铭则在经济选民部分领先。韩国瑜较难整合郭台铭的支持者,反倒是郭台铭有可能整合韩国瑜的支持群。

  当然,郭台铭自己也争议多多。比如他提出的0到6岁孩子由当局出钱养育就被蓝绿阵营广泛质疑,而后郭台铭称,他一定做得到,且不惜散尽家产。绿媒《信传媒》的估计是,台湾0到6岁人口超过119万人,若以每名幼儿每月2万元抚养开销计算,一年约需2880亿元新台币预算支应,等于占目前当局一年总预算的一成以上。朱立伦对此的评价是,以郭台铭的身家只能负责一年左右,“这是蛮严重的事”。

  前“立委”邱毅一直反对郭台铭参加“大选”,理由是他不会赢,原因在于,郭对政治太陌生,对复杂的选举更是门外汉,很多发言的分寸拿捏失准,会导致进退失据。“0到6岁孩子当局养”是否是“发言分寸拿捏失准”?但进退失据是很明显的。

  近期民调观察

  无可否认,民调方面的整体趋势是,韩国瑜的民调下滑、郭台铭缓步上升,但“非韩不投”和“逢韩必反”同样严重。“非韩不投”的人仍然支持韩国瑜,“逢韩必反”的人自然支持民调第二的郭台铭。

  6月28日,亲绿的“美丽岛电子报”民调显示,在三人竞逐的情况下,2020“大选”支持率分别是,蔡英文35.7%、韩国瑜28.5%、柯文哲18.8%;蔡英文33.3%、郭台铭24.7%、柯文哲18.4%。如果柯文哲不参选,蔡英文以45.3%赢过韩国瑜35.9%;蔡英文39.2%赢过郭台铭34.7%。尽管各种情况均显示蔡英文获胜,但是两人相争的情况下,郭台铭的落后幅度明显小于韩国瑜,三人相争的情况则刚好相反。

  此后的调查,大致延续了郭台铭对蔡英文落后幅度小于韩国瑜的落后幅度的趋势。7月1日,亲蓝的《联合报》调查发现,韩国瑜和郭台铭两人声势旗鼓相当,拱韩和拥郭代表蓝营出征者各为三成及二成九,韩国瑜在蓝营选民中的人气仍独占鳌头,中立和绿营选民则较属意郭台铭。蓝绿对决时,郭台铭比韩国瑜更有胜算赢蔡英文(郭台铭领先15%,韩国瑜领先5%);在党内互比方面,郭台铭也仅和韩国瑜差距百分之一。不过,根据国民党初选规则,互比民调仅占百分之十五,对比民调占百分之八十五,显示谁能获得中间选民的青睐,就能掌握胜负的关键。

  同样是在1日,《优传媒》民调显示,柯文哲若不参选,若国民党派出韩国瑜迎战蔡,蔡英文将以43.6%支持率胜过韩国瑜的32.2%;派出郭台铭时,蔡英文仅以36.2%胜过郭台铭的36%。在柯文哲参选的情况下,由蔡英文对上郭台铭、柯文哲,三人支持度分别为29.7%、28.4%、18.7%,但国民党若派出韩国瑜,则结果为31%支持蔡、27.1支持韩,柯文哲则以26.9%垫底。换言之,无论柯文哲是否参选,目前国民党候选人都输给蔡英文,但郭台铭的差距更小,甚至在误差范围内。

  4日,“绿党”公布的调查也类似,若柯文哲参选,蔡英文支持度34.4%、韩国瑜29.6%、柯文哲27.2%;当国民党派出郭台铭时,蔡英文支持度32.4%、郭台铭27.3%、柯文哲25.0%。此种情况下,郭台铭的落后幅度略大于韩国瑜。在柯文哲不参选的情况下,蔡英文以51.9%领先韩国瑜的37.6%;若国民党派出郭台铭,蔡英文支持度42.5%、郭台铭41.3%,蔡英文仅领先1.2%。此种情况下,郭台铭的落后幅度小于韩国瑜。

  在党内互比式民调中,大部分民调显示韩国瑜的支持度赢过郭台铭。7月4日,《风传媒》公布的民调显示,韩国瑜以31.4%的支持度赢过郭台铭的29.5%,尽管韩国瑜仍居第一,但领先幅度仅有1.9%(也在误差范围内)。在中间选民中,有26.4%支持郭台铭、18.4%支持韩国瑜,泛蓝选民中,有55.5%支持韩国瑜、28.1%支持郭台铭,这显示郭台铭开拓票源的能力强于韩国瑜,但韩国瑜稳固基本盘的能力比郭台铭强。

  比较特殊的是亲绿的“台湾民意基金会”,其公布的民调显示,郭台铭获29%民意支持暂居第一、朱立伦26.7%居次、韩国瑜26.4%居第三。这种情况也与一般认知相距较远,但其反映的郭台铭、朱立伦民调上升、韩国瑜民调趋势下降仍然是存在的。

  对于韩国瑜来说,高雄市政的压力也在增大。6月21日,亲绿的“新台湾国策智库”发布民调显示,高雄市有56.7%的民众对韩国瑜半年来的施政不满,仅有35.4%民众表示满意,在“六都”市长中表现最差。假如可以重新投票,柯文哲仍然可以连任,韩国瑜可能落后于对手。这对才进入第一任期的韩国瑜不啻于一记警告。

  团结是国民党的大罩门

  无论是韩国瑜还是郭台铭通过初选,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和竞选对手的和解问题。韩郭已经撕破脸,连带着双方的动员团队和支持群体也怒目相对,要如何打配合?其次,韩国瑜面临着对高雄市民的承诺问题,郭台铭四处许下的选举支票要如何兑现?

  反观对手民进党。在蔡英文通过初选,并在初选中“大败”潜在对手韩国瑜、柯文哲后,民进党上下显得很振奋。“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就在受访时表示,“民进党已从十八层地狱爬回人间”,与去年“九合一”大败相比“已有天壤之别”。

  然而,民调仍然显示对民进党不利。“美丽岛电子报”的调查还显示,仅有38%的民众满意蔡英文的表现,53%表示不满。蔡英文的不满意度始终过半、满意度维持在三成多,因而长远趋势并不看好,这对国民党相当有利。

  吊诡的是,36.9%的民众对民进党有好感,48.7%对民进党反感。对在野的国民党好感度仅有28.6%,反感度高达50.3%,足见近期的初选争议对国民党形象的损伤。交叉分析还显示,愈年轻、学历愈高的民众对国民党愈反感,而仅泛蓝民众对国民党的好感多于反感,这值得国民党警惕。否则,仍将重蹈覆辙。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