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蓝冠注册 编辑:陈建伟 2020-07-17 16:11:47

【台海新观察】从选战到考卷:民进党当局“攻心战、欺骗战”撬动年轻世代板块

课本、试卷处处显示民进党强列的“去中”“反共”意识形态,这样的强“洗脑”效果,让台湾的年轻人最终失去对客观历史的是非判断,而被民进党引向歧路的年轻人只能沿着错误的方向不断“沉沦”。

蓝冠注册7月17日讯 题:从选战到考卷:民进党当局“攻心战、欺骗战”撬动年轻世代板块

作者 杨仁飞

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已经落幕,政绩不佳、论文涉嫌造假、造势场合冷清的蔡英文却以高达817万张的选票获得连任。

这是一个神奇的数字,也是一个诡异的数字。许多学者分析说,蔡英文靠操作“芒果干”赢得了年轻世代,靠强行通过“国安五法”“反渗透法”制造的“反中仇中”绿色恐怖吓退了在大陆的百多万台商、台生,靠“抹黑”“抹红”“抹黄”赢得了一个没有党内强有力奥援的对手韩国瑜。这些分析均言之有理,但是蔡英文、赖清德组织一支庞大的竞选队伍在幕后进行各种动员,花了1.2亿元新台币的人事经费;用3亿元新台币的宣传开支打一场没有销烟的选战,精准的文宣战快速凌厉地秒杀对手,将国民党与韩国瑜一次又一次打入十八层地狱;民进党用缜密的大数据精算,将赞美、动员的信息推送到手机、网络客户手上;铺天盖地的信息轰炸加入教育系统的大洗脑,通过一次次记忆让年轻世代轻信民进党、蔡英文能够带领台湾在与大陆“对抗”中“捍卫台湾的民主”,能够让台湾“脱胎换骨”。

然而这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洗脑战、攻心战,选出了一只绿色的猛兽,将台湾带向一条危险无比的前路。


一、灰暗色的网络文宣战

舆论动员,是文宣战的一种形式与赢得民众支持的一种方式。在上网人数超过2000万的台湾,网络是政党与政治人物的必争之地。无论是平时,还是选举期间,各政党与政治人物在网络不断渲染复仇、追星、选边、避险、奖励等网络情绪,刺激选民成为某个政党或者政治人物的忠实粉丝。蔡英文与绿营政治人物为了迎合年轻网民,大搞网红政治,搞笑、无厘头风靡网络,政治素人一夜成为政治明星,能力、口碑、实力俱佳的政治人物一败涂地而不知台湾年轻人早已摒弃了理智。始作俑者就是民进党。

网络文宣战,不是光明正大的“战场”,而是没有硝烟的“灰色”舞台,躲在网络背后的黑手,随时给网民喂料,培养一批死忠的粉丝。网络不再是可以理性讨论、表达政见的舞台,而是完全被人为操控的阵地。


二、制造敌人的攻心战

蓝冠大学邹振东教授认为,民进党选举的舆论主轴一直是制造一个敌人,选举需要敌人,没有敌人要制造敌人。蔡英文的舆论主轴也莫过如此。蔡英文团队(邱义仁、林锡耀、洪耀南)或明或暗、全力以赴制造两个“敌人”,或者让“敌人更加可恶”。民进党一如既往地“反共”“反中”与“反国民党”,开展严重不实的政治消费文宣,民进党全力动员“夸大其词”“去除最恨”的选战策略屡屡生效,是因为他们认为,将对手抹黑得体无完肤的政治人物,一定会得到选民拥抱。

“去除敌人”的阴谋就这样接连得逞,数百万台湾年轻人与中间选民将票投向蔡英文,是无知还是被精算的文宣洗了脑?2019年民进党网络文宣一直在灌输“仇中、恨中”的黑暗料理,绵密而凌厉的网络文宣,让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大败的民进党满血复活。

 

三、精算演绎下的大数据博弈

在大数据时代,政党组织动员的渠道、方式更加隐蔽,文宣投放、组织动员更加精准。尤其是在大数据监控、精算下,每个人的政治立场、政治献金多少、财产多寡可以被执政当局牢牢控制。从2018年起,民进党几乎每月进行密集内部民意调查,委托绿营行销公司“帮推”等公司在脸书等平台进行宣传。2019年以来民进党的网络攻势依然凌厉,PTT等平台上批评蔡英文与民进党的声音几乎销声匿迹。有研究者认为,在掌握足够多的数据和变量之后,就能精准知道当下与未来的轨迹,在“新闻算法”“置入性行销”技术性处理后,它以更加精细化的方式进行宣传动员。

大数据时代,台湾选举模式、运作方式从传统组织动员向精细组织战、资讯战、网络战混合方式发展。当民进党改变选举方式、改变文宣方式的时候,而韩国瑜阵营仍以传统方式为主进行动员、造势,虽也尝试了利用互联网进行行销,在文宣上投入的钱比蔡英文与赖清德还多数千万元新台币,高达3亿多元,但是由于拿香跟拜,学艺不精,注定败给他的“导师”民进党,技不如人。

 

四、美国帮蔡英文打选战赢的不光彩

2020年美国配合民进党打选战前所未有。在美国强有力支持蔡英文连任的大背景下,蔡英文与韩国瑜的这场选战,注定是一场完全不同等量级的两组人进行竞争。

过去三年中,美国将台湾纳入情报共享体系,美台资安合作有新突破。蔡英文授权“政务委员”唐凤与美国有关部门对接,获得美国分享国土安全部的自动指针分享系统,美国在台湾设立“国际网络安全卓越中心”,配合未来美国在亚太设立的第四兵种行动。在选举上,美国官员多次声称为防止大陆干预选举,双方要合作打击假信息,根据“网络风暴”计划,美台联手清理不利于蔡英文与民进党的网络账号、留言。2020年度美国国防授权法,要求美政府在台湾选后提供所谓“大陆干预选举”的报告。美国以信息技术协助蔡英文打选战力道与方式前所未有。

因此当民进党当局、美国联手运用手上掌握的大数据来为民进党谋私利的情况下,2020年选举毫无公平可言。

 

五、民进党驾轻就熟的色泽政治欺骗术

为了赢得2020年选举,蔡英文与民进党的文宣团队在掩饰自己的“绿色”政治底色上下了血本,一改以往绿油油的景象,文宣品、营销形象采用彩红色、湖水蓝色作为选举主色调。

民进党从党外时期到成立政党,熟知色彩政治学对于政治运动实践的重要性,故采用有别于国民党的青、蓝而以绿色作为颜色符码,张扬的绿色以“台独”意识为底蕴,进而将台湾族群撕裂成非蓝即绿、非绿即蓝的两个阵营。

2019年起,民进党当局祭起“绿色恐怖”的大旗,以“国安五法”“反渗透法”“社会秩序维护法”吓阻支持两岸交流与统一的力量,在民进党的总部依然是一片绿色调。可是在另一方面,蔡英文与民进党对外一改心仪的绿色系,将选战颜色调整为“湖水蓝”,蔡英文与赖清德组合的文宣也采用湖水蓝,民进党的“战袍”也是湖水蓝。这种色彩的转换旨在传递蔡英文与民进党“冷静、理智、中性”的形象,突显对手国民党韩国瑜的“暴冲、不可信”,刻意抵消国民党对民进党“绿色恐怖”的批评。因此,一种跨越蓝绿的颜色,让民众忘记民进党的底色,加上支持同性恋的彩虹色,民进党有抢夺年轻与中间选民的意味,极具欺骗性。

 

六、课纲与考卷灌输“台独”思想与“反共”意识形态

蔡英文上台以来,“务实台独”“渐进台独”“文化台独”大行其道。政坛上,有“两国论”决策者蔡英文,有“台独工作者赖清德”,有主张“台湾建国的游锡堃”之类民进党政治人物;在文教系统有“美化侵略”的历史记忆重塑,有历史、社会等教科书的全面“去中国化”,如此等等培育出一个个忘本的台湾年轻群体。

2020年台湾“指考”内容“绿油油”。之所以“绿”,考试内容不仅对大陆、对共产主义充满意识形态的敌意,而且充满了混淆是非的“去中历史观、价值观”。

如历史考卷第2题,将二战期间英伦大轰炸、重庆大轰炸、东京大轰炸与台北大轰炸混在一起,均视为“敌军轰炸”,以此凸现台湾的悲情,混淆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真相,这一说法正是蔡英文一手主导的“想想论坛”营造的新悲情。

如歌颂西方殖民者将罗马文字带给“原住民族”,赞美日治时期台湾城市建设的进步。第26题称日本新统治者给台湾人一定的时限选择去留,而最后选择回去的只有280万人中的4400人,意含因为清政府“乙末割台”,台湾只有极少数的民众选择回到大陆。这个考题的潜台词是绝大多数台湾人民不满清政府而选择了接受日本殖民统治,这是一道有背史实与当时台湾人民意愿的历史题,目的是为那些打开台南台北城门迎接日军、加入侵略者行列的台人“正名”。

在历史考卷中,出卷者充满了意识形态的敌意。如唐朝李世民与突厥的合作,允诺互市、兵马资助,不是为了族群友谊、分享友谊,而是为了经济利益;用上个世纪60年代大陆对美宣传文章给人联想到如今中美对抗,用“幽灵”让学生回答出自“共产主义”。

课本、试卷处处显示民进党强列的“去中”“反共”意识形态,这样的强“洗脑”效果,让台湾的年轻人最终失去对客观历史的是非判断,而被民进党引向歧路的年轻人只能沿着错误的方向不断“沉沦”。(本文作者为蓝冠注册台湾学会研究员)

蓝冠注册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