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蓝冠注册 编辑:长明 2020-07-08 19:57:00

【两岸走透透】湖南岳阳:没去岳阳楼, 范仲淹如何写出《岳阳楼记》?

悠悠千载,岳阳楼几度重建,经历过洞庭湖的阴风怒号,浊浪排空,也见过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好的坏的,终究会过去,无论阴雨还是晴天,都会被时光从容的甩在身后。

提起湖南岳阳,大家可能未必了解,可说起岳阳楼,大家马上就能想到宋代范仲淹所写的《岳阳楼记》。然而很多人未必知道的是,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范仲淹其实并没有去过重修的岳阳楼,甚至人还远在千里之外。那么,没去过岳阳楼的范仲淹是如何写下《岳阳楼记》的?岳阳楼究竟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呢?

说起《岳阳楼记》,相信两岸的同胞都不会陌生。曾经有一年,在寻源·汉台中华文史教育交流营活动中,来自台湾嘉义县协同高中的36名师生,就曾和武汉东湖中学的学生同堂上语文课,一起听两地教师,从不同的角度讲授相同的《岳阳楼记》。可以说,这篇散文伴随了众多两岸学子的青春时光,关于它的探讨研究,也在两岸教育界进行了很多很多次。

《岳阳楼记》这篇文章,是北宋文学家范仲淹于庆历六年九月十五日,也就是公元1046年10月左右,应好友巴陵郡太守滕子京之请,为重修岳阳楼而创作的一篇散文。这篇文章通过描写岳阳楼的景色,以及阴雨和晴朗时带给人的不同感受,揭示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古仁人之心,也表达了范仲淹自己“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爱国爱民情怀。文章将自然界的晦明变化、风雨阴晴和“迁客骚人”的“览物之情”结合起来,从而将全文的重心放到了纵议政治理想方面,扩大了文章的境界。这也使得《岳阳楼记》这篇文章超脱世俗,流传千古。

然而很多人想象不到的是,写下《岳阳楼记》的范仲淹,其实根本就没有见过滕子京重修的岳阳楼,甚至在滕子京重修岳阳楼的过程中,范仲淹连岳阳的土地都没有踏上过。

在《岳阳楼记》中有一句话“滕子京谪守巴陵郡”。在历史上,这位滕子京是范仲淹的同窗好友。当年他被贬斥到巴陵郡后,想要通过重修岳阳楼来拉抬自己的政绩,所以邀请范仲淹为重修的岳阳楼写一篇文章。然而滕子京在岳阳修楼的时候,范仲淹也恰巧被贬,在河南邓州当官,两地相隔千里,范仲淹也不可能为了写一篇文章用几个月的时间辗转两地。所以,为了让自己的好友能够写好这篇文章,滕子京煞费苦心,在寄给范仲淹的信里专门放了一幅画,画的就是洞庭湖的美景。此外,范仲淹自小居住在太湖附近,他对太湖的景色非常的熟悉,而太湖与岳阳楼外的洞庭湖有着共通之处,所以范仲淹挥笔写岳阳楼外洞庭湖之美时,才可以如此生动形象。

岳阳市位于湖南省东北部长江南岸,古称“巴陵”,又名“岳州”,素称“湘北门户”,是一座有着2500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作为湖南第二大经济城市,岳阳东北两侧毗邻江西省和湖北省,南接长沙,长江、京广铁路、浩吉铁路、京广高铁、京港澳高速公路、杭瑞高速公路等国家交通主动脉在市区交织成网,可以说交通非常便利。

依靠范仲淹的斐然文采,岳阳市的岳阳楼也名流千古,被世人所熟知。

岳阳楼位于岳阳市古城的西门城墙之上,下瞰洞庭,前望君山,自古有“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之美誉,与湖北武汉黄鹤楼、江西南昌滕王阁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也是三大名楼当中,唯一一座保持原貌的古建筑。我们现在看到的楼体虽然是清代重修的,但早在三国时期,岳阳楼就已经建成了,那个时候的岳阳楼还不叫岳阳楼,而是叫“阅军楼”,是东吴水军都督鲁肃,为了军事用途而建的。

到了西晋南北朝时期,岳阳楼曾被称为“巴陵城楼”,后来巴陵城更名岳阳,古城楼也就更名为岳阳城楼。一直到唐代中期,李白赋诗之后,“岳阳楼”之名才逐渐传开。后来经历宋元明清多个朝代,岳阳楼也多次毁于战火,又多次重修。

现在人们看到的岳阳楼是清光绪六年岳州知府张德容重建的,楼体坐西朝东,构造古朴独特。岳阳楼台基以花岗岩围砌而成,宽17米,进深14米,整座楼高19米多。岳阳楼是纯木结构,整座建筑没用一钉一铆,仅靠木制构件彼此勾连。承重的主柱是四根楠木,被称为“通天柱”从一楼直抵三楼。除四根通天柱外,其余的柱子都是四的倍数。其中廊柱有12根;檐柱是32根。这些木柱彼此牵制,结为整体,既增加了楼的美感,又使整个建筑更加坚固。岳阳楼的殿檐斗拱比一般的古楼要长,楼顶采用层叠相衬的盔顶式,是中国目前仅存的盔顶结构古建筑。复杂的工艺既展现了岳阳楼独特的美感,也凸显了中国古代建筑技术的高超。

如今的岳阳楼景区,不仅有保存完好的主楼,还有三醉亭、仙梅亭、怀甫亭和小乔墓,被称为“三亭一墓”。其中,三醉亭位于岳阳楼北侧,与岳阳楼南侧的仙梅亭遥相呼应。两座亭阁和岳阳楼一样,都是纯木结构,也都是清代重建——三醉亭因传说中吕洞滨三醉岳阳楼而得名,高9米,是一座二层二檐的建筑,门上雕有回纹窗棂,并饰有各种带有传奇故事的刻花。一楼楼屏上绘有吕洞宾卧像;仙梅亭同样是两层,因传说挖出过二十四萼枯梅一枝,所以被称为仙梅亭。

此外,岳阳楼下临湖平台南侧的怀甫亭则是1962年为纪念唐代伟大的诗人杜甫诞生1250周年而修建的。

岳阳楼下最有名气的建筑当属岳阳楼北面的小乔墓,据光绪《巴陵县志》引明代《一统志》记载:“三国吴二乔墓,在府治北。”据裴注解《三国志》称,周瑜病卒巴陵,是当时的荆州长沙郡巴陵县,也就是今天的岳阳市。小乔墓地一带,传说是三国周瑜军府,墓府为当时军府花园。传闻光绪七年重新修建了墓冢,现在的小乔墓庐则是后来在1993年又增建的,四周建有围墙,墓园内照壁正面刻有苏东坡手迹:“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整座墓冢为圆形封土堆,园内建筑为砖木结构,覆以青色琉璃,具有明显的江南园林风格。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范仲淹在《岳阳楼记》写下了自己的豁达胸怀。悠悠千载,岳阳楼几度重建,经历过洞庭湖的阴风怒号,浊浪排空,也见过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好的坏的,终究会过去,无论阴雨还是晴天,都会被时光从容的甩在身后。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