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蓝冠在线 编辑:星璃 2019-07-10 19:53:11

【两岸书香】我们被热爱毁灭(下)

上期节目我们一起品读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大师尼尔·波兹曼的经典学术著作《娱乐至死》,《娱乐至死》出版于1985年,你不得不惊叹尼尔·波兹曼的远见,三十年后的世界与他的语言惊人相似,只是电视被网络取代,他的观点在这个时代依然振聋发聩。《娱乐至死》前半部分回顾了美国印刷时代的辉煌,梳理了电报、图片、电视等新传播媒介的出现过程以及对整个社会带来的巨大改变。后半部分讨论娱乐与社会的关系,当娱乐成为公众生活中心,那么政治、商业、宗教都不可避免成为娱乐附庸,由此娱乐至死。

  上期节目我们一起品读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大师尼尔·波兹曼的经典学术著作《娱乐至死》,《娱乐至死》出版于1985年,你不得不惊叹尼尔·波兹曼的远见,三十年后的世界与他的语言惊人相似,只是电视被网络取代,他的观点在这个时代依然振聋发聩。《娱乐至死》前半部分回顾了美国印刷时代的辉煌,梳理了电报、图片、电视等新传播媒介的出现过程以及对整个社会带来的巨大改变。后半部分讨论娱乐与社会的关系,当娱乐成为公众生活中心,那么政治、商业、宗教都不可避免成为娱乐附庸,由此娱乐至死。

  ·“好玩”娱乐时代

  尼尔·波兹曼认为电视的娱乐性引导产生非正常娱乐社会,书中他通过对政治、商业、教育以及法庭上、飞机上等各行各业的真实事例讽刺娱乐社会人们不知不觉成为娱乐附庸,娱乐文化使人们已经开始采用一种新的方式处理事务,尤其是重要事务。娱乐业与非娱乐业界限越来越模糊,文化话语性质由此改变。老师、总统、医生、律师、总统、新闻播音员,工作重心不再是潜心钻研提高本领域能力,而是如何更好玩有趣以及提升颜值:

  “在美国联合航空公司从芝加哥飞往温哥华的飞机上,一个乘务员小姐宣布旅客要做一个游戏。飞机上持有最多信用卡的旅客将赢得一瓶香槟,结果一个来自波士顿的男子以12张信用卡取胜。第二个游戏要求旅客们猜出机组成员年龄的总和,一个来自芝加哥的男子给出128岁的答案,拿走了第二瓶香槟。在第二个游戏过程中,天气情况开始恶劣起来,“系安全带”的指示灯亮了起来,但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而乘务员们忙着通过对讲机说笑话,更是一点没有察觉。飞机到达终点的时候,机上的每个人都觉得从芝加哥飞往温哥华的旅途实在太愉快了。
    1985年2月7日,《组约时报》报道了罗格斯大学的查尔斯因教授被议会命名为“年度杰出教授,以鼓励他在支持和发展教育方面所做出的贡献。在解释他为何对学生有如此大的影响时,派因教授说:“我有一些常用的把戏,如果我的板书已经到了黑板边缘,我会继续在墙上写,学生们总是会哄堂大笑。我展示玻璃分子怎样运动的方法是跑向一面墙,然后从墙上弹回来,跑向另一面墙。”


  ·传递“假信息”的媒介

  尼尔·波兹曼在书中提到,娱乐时代的媒介创造出一种“假信息”让人误以为“得到信息”,“假信息”并非错误信息,而是让人产生误解的信息,比如,我们每天刷朋友圈感觉吸收很多信息,但实际上这些信息毫无关联、琐碎、流于表面甚至没有依据、真假难辨,这些信息让人产生错觉,以为自己知道了很多,其实离事实真相越来越远,消耗生命浪费时间。很多人认为当下我们处于“信息时代”,“信息爆炸”“信息过剩”之类的词语,本身就有些矛盾可笑:

  “我们可以拿“伊朗人质危机”作为例子,我想近年来没有哪个事件比它更受电视关注了,所以,我们也许可以假定,美国人对于这个不愉快的事件应该有足够了解。那么现在,我问你:如果我说在100个美国人中找不到一个人知道伊朗人说什么语言。或知道“阿拉亚图”的意思,或了解伊朗人的宗教信仰,或能说出他们政治历史概要,或知道“沙阿”是何人,来自何方,那么你会不会觉得是我在故弄玄虚?”

(哈佛大学凌晨四点半)

  ·当娱乐控制教育

  电视媒介与网络媒介出现后读图时代随之到来,多年来全世界都在不断探索和创新教育模式,中国也一样,从减负到快乐学习,我们似乎觉得学习就应该是轻松有趣的事。趣味学习APP学习英语、数学、语文;图片视频日渐成为教师教学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教室里除了黑板,显示屏成为标配。当知识以多元的娱乐方化式出现,娱乐开始控制教育。尼尔波兹曼提出“娱乐教育”这个概念从孔子到柏拉图到洛克到杜威,没有人在他们对教育的论述中提出这样的观点。教育学家们认为,学习是一件困难事,必然有约束,要付出代价努力与汗水。事实上,我们拥有“媒介意识”,但是这种意识往往集中在如何“利用媒介控制教育”,而不是“利用教育控制媒介”。

  ·如何娱乐不死

  将电视换成手机,反观当下生活,完全脱离网络、脱离手机显然已是不现实,刚看完朋友圈里《别让微信绑架你的生活》的文章,马上就打开淘宝看看喜欢的衣服降价了没有,显然通过媒介本身控诉媒介几乎无效。当然也时常看到彻底放弃网络媒介的勇士壮举,但我们毕竟是凡人,工作、教育、衣食住行已深深与娱乐媒介连结,那么如何娱乐不死呢?

  尼尔波兹曼提出只有深刻而持久的认识到信息的结构和效应,消除对媒介的神秘感,我们才能有可能对电视,或电脑,或任何其他媒介获得某种程度的控制。但我们应该怎样培养这种媒介意识呢?:

  “那个希望渺茫的方法是依靠从理论上来说能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大众传媒:我们的学校。这是美国人解决一切危险社会问题时采用的传统方法,当然这要取决于人们对教育的效力是否支持一种天真而神化的信仰。这种方法很少起作用。对于我们讨论的这个问题,我们更没有理由指望学校能帮助我们解决。但是我们还是有理由不失去信心。教育家们并不是没有注意到电视对学生们产生的影响,我们怎样利用教育来控制电视、电脑或其他任何媒介?我们提出解决措施应该具有超前意识,否则还需要什么梦想呢?帮助年轻人学习解读文化中的象征是学校不可推卸的责任,要做到这一点,学生应该学会怎样疏远某些信息形式。我们希望学校应该把这样的任务纳入课程之中,甚至成为教育中心。”

  《娱乐至死》这本书充分体现尼尔波兹曼作为一位批判学者的前瞻与伟大,30多年前的预见如今清晰印证在我们的生活中。从书籍报纸,到微博微信,呈现的内容越来越短小,乃至视频的崛起,人们倾向于用画面而不是文字去看世界。目前大家开始对控制我们的媒介有所反思,打破神秘感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网络媒介使人长期接受琐碎信息,缺少培养大脑分析能力的长篇文字,每个人表达情绪用的词汇都差不多,从“呃。。。”“仿佛身体被掏空”到之前一批批的网络热词,它们的走红是因为我们已经找不到准确形容自己感觉的词汇。新工具的更迭助长语无伦次和无聊琐碎。我想这也就是为什么,沉下心来看书,会有饱足感,而刷朋友圈和公号,只觉得时间流逝和百无聊赖。所以,在娱乐至死的当下,高质量的阅读是娱乐至死的解药。

  最后跟大家分享整本书最让我醍醐灌顶的一句话:“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

  (播出节目:《快乐蓝冠Easy Go》之“两岸书香”)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