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蓝冠在线 编辑:念薇 2019-07-05 21:12:38

【两岸书香】我们被热爱毁灭(上)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网络时代,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关掉网络,你能坚持多久?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网络时代,如果没有手机没有电脑关掉网络,你能坚持多久?有朋友分享,某日将手机忘在朋友车上,整整一下午,百爪挠心,犹如丢魂。手机拿到后马上充电葛优瘫刷手机。几天后回想当时情形,朋友坦言:“感觉自己很像吸鸦片”。听似很搞笑,再想细思极恐。网络时代,每个人张口都可以说出网络带来的副作用:每天刷手机长达10小时,每天睁眼第一件事刷手机导致迟到、睡前依然刷手机导致晚睡,视力严重下降、散光严重、眼睛干涩痒,人际沟通能力下降社交恐惧症,不会写字……太多太多网络时代的副作用不胜枚举,如果此时您也在刷手机,刚好看到这篇文章,那么请您放下手机,关掉看了几小时的抖音淘宝,退出刷了一上午的微信 游戏。跟随《两岸书香》翻开媒介大师尼尔.波兹曼的代表作《娱乐至死》。


       这本大名鼎鼎的学术著作,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被安利过很多次,但对于国外著作一直很谨慎的我一直没有勇气翻开。首先国外著作除非外语特好亲自看原版,总觉得看中文翻译与原作有差距;其次学术著作的理解与阅读对于普通人是个挑战。翻开这本书恰好是个午后,读完前30页,我成功睡着了,醒来后犹豫是否继续坚持阅读。但考虑到这是一本为数不多的畅销学术著作,一定有独到之处,我庆幸我坚持下来。


       “娱乐至死”的意思是通过电视或其他媒介娱乐直到死亡。人心甘情愿做娱乐附庸,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出现,最终娱乐至死。《娱乐至死》这本书是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判家尼尔.波兹曼1985年出版的过于电视声像逐渐取代书写语言过程的著作。书中记录并反思美国从印刷时代向电视时代发展后出现的可悲变化。阅读这本书你不得不惊叹尼尔波兹曼的远见,三十年后的这个世界与他的预言惊人相似,只是电视被网络所取代,他的观点在这个时代振聋发聩。

       刚翻开《娱乐至死》这本书之所以会睡着,是因为作品开头用大量的篇目重复强调媒介的重要性,印刷时代的美国,话语清晰易懂,理性严肃,人们善于思考有涵养。而电报出现后呈现出一个“躲躲猫”的世界,媒介不再引人思考,世界变成轻松的碎片。躲躲猫游戏是一种使面孔一隐一现来挑逗小孩的游戏,而波兹曼用躲躲猫的游戏来形容电视产业。

       和躲躲猫游戏类似,电视也是由不同图像组成,并连续不断播放,每种图像都对我们形成一定吸引力。而每种图像维持时间非常短,因为人们一旦感到厌倦,就会有新的图像来接替。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看似很愉悦,接受了源源不断的信息,甚至感觉收获了很多。但这个过程其实就像陪小孩做躲猫猫游戏一样,当下很开心,但内容随后便会被遗忘,没有任何积累效应。就像刷朋友圈,我们每天都会接收海量信息,体育的、政治的、娱乐的、军事的,各种信息一闪而过,再回忆时没有印象。


       接着波兹曼论述了媒介影响人看待和了解事物的方式。比如我们常被动学习需要补充的知识,却对某某公众人物的私生活极尽挖掘——实际与我们毫无关联。有很多传达到我们耳里的信息,不会对我们的生活有任何影响,但我们还是去记忆去了解——就算知道了你又能怎么样呢,无非是多一点谈资。这当然有媒体因素,媒体运用现代宣传术不断刺激我们的神经,找到大众的欲望,广泛的无意识恐惧和焦虑,把大众陷入媒介圈套中。

       除了娱乐新闻,许许多多所谓“干货”,事实上,这些信息都是破碎、虚无缥缈的。知乎也好微信公众号也好,就算都是对的,但片段化的干货,是没有自己的语境的,是难以被人所吸收的。如果它所云的领域是你过往未曾接触过的,那那些碎片化的知识往往会过目即忘。

       同时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强烈呼吁阅读,一本书有内在逻辑,环环相扣把一个概念详细地阐述,如果阅读能力不算太差,阅读之后会建立逻辑链,通过阅读系统记忆知识,不易遗忘,使思维有所精进。

       同时很多人将这本书的书名理解为“娱乐致死”,实际上是对作品过分的误解,首先“至”并非“致”,波兹曼说的“娱乐至死”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根本不在乎娱乐节目的泛滥或媒体的娱乐化倾向。他写这本书是写给自己的知识分子同行,呼吁他们回到书籍中去,认真写作和思考,不要贪恋在电台、电视节目中侃侃而谈,一夜之间曝得大名。


       “娱乐至死”是他对媒体知识分子的警告。他认为,印刷机更适宜于理性思考,电台电视只会沦为大众娱乐,任何有志于知识工作的人都应该清醒,回到书面写作,那才是他们该呆的地方。波兹曼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观点可能被扭曲,他还特别做了如下的解释:

       为了避免我的分析被理解成对电视上的‘垃圾’的司空见惯的抱怨,我必须解释一下,我的焦点是放在认识论上,而不是放在美学或文学批评上,说实话,我对这些所谓‘垃圾’的喜爱绝不亚于其他任何人,我也非常清楚地知道,印刷机产生的垃圾可以让大峡谷满溢出来。而在生产垃圾这一点上,电视的资历还远远比不上印刷机。

       因此,我对电视上的‘垃圾’绝无异议。电视上最好的东西正是这些‘垃圾’,它们不会严重威胁到任何人或任何东西。而且,我们衡量一种文化,是要看其中自认为重要的东西,而不是看那些毫无伪装的琐碎小事。这正是我们的问题所在。电视本是无足轻重的,所以,如果它强加于自己很高的使命,或者把自己表现成重要文化对话的载体,那么危险就出现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样危险的事情正是知识分子和批评家一直不断鼓励电视去做的。”


       《娱乐至死》的后半部分讨论了娱乐与社会的关系,当娱乐成为公众生活的中心,那么政治、商业、宗教、教育都不可避免的成为娱乐附庸。我们便成了娱乐至死的物种,下期节目继续带您品读《娱乐至死》,在娱乐时代重拾反思。

       (播出节目:《快乐蓝冠Easy Go》之“两岸书香”    作者:赵之嫣)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