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蓝冠在线 编辑:星璃 2019-07-11 16:09:13

台当局发明出“中共代理人”罪名,岛内谁还敢两岸和谈?

蔡当局在“修法”终身禁止退将、前高官参加大陆庆典活动后,准备继续打造了一个更大、更全面的铁网。蔡英文7月5日下午在脸谱网贴文“‘立法院’下一个会期,还会继续努力,完成‘中共代理人’的‘修法’,严格规范人民、法人、团体或机构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治宣传、发表声明,参加中共所举办的会议”。

  台湾“中时电子报”11日社论说,骂蔡当局没做事的人真的错了,蔡当局拼得很,只是和你预期的方向不搭轧。

  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蔡当局不忙着拼经济,而是忙着阻挠“公投”、禁止退休军人将领及涉密退休高官去大陆参加政治活动,违者重罚。

  接着台湾“立法院”下会期还要完成“中共代理人”修法,管制人民、法人、团体或(媒体)机构和大陆交流。如果真让蔡当局如此为所欲为,将非常可怕,也非常悲哀。

  蔡当局在“修法”终身禁止退将、前高官参加大陆庆典活动后,准备继续打造了一个更大、更全面的铁网。蔡英文7月5日下午在脸谱网贴文“‘立法院’下一个会期,还会继续努力,完成‘中共代理人’的‘修法’,严格规范人民、法人、团体或机构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治宣传、发表声明,参加中共所举办的会议”。

  这“中共代理人”的内容简直包山包海到外太空了,大陆党政军和社会各组织团体的关系千丝万缕,所谓“危害国安”更是定义模糊,可大可小,全拿捏在台湾当权者手中,想整谁就整谁。

  次日《中国时报》依据蔡英文脸谱网内容质疑,当天下午蔡英文办公室企图为蔡英文圆谎,发言人偷梁换柱把蔡英文“中共代理人”修饰为“境外代理人”,宣称美国、澳洲都有类似立法。但国外规范的是“游说代理人”,规定在取得代理契约后要向政府登记,并合法进行游说活动。但蔡当局要规范的不是“游说代理人”,而是要全面猎杀所谓的“中共代理人”。

  依据蔡英文脸谱网的叙述,所谓“中共代理人“不需要证据证明“得到中共资金或受到中共委托”,只要“为中共进行危害‘国安’的政治宣传、发表声明,参加中共所举办的会议”即可入罪。换言之,只要意见和大陆有相应和之处,即可视为中共代理人,或其主张及言论和蔡当局主旋律不同,就可能成为被“猎杀”的全民公敌。

  追杀“中共代理人”有两个政治功能,第一,发明一个新罪名,给自己创造一个法律工具,以对付任何讨厌的媒体、组织或个人。

  可以想见,只要主张有和大陆接近之处,例如大屋顶理论、求同存异之说、加强交流沟通之主张、探讨“一国两制”的新模式等等,都有被列为代理人之风险。到大陆参加学术论坛,与会者期许两岸重新携手并作出声明,就可能成为成了“中共代理人”。

  第二,阻止任何政治力量企图和大陆找到和解共识,既然与“匪”唱和都是罪人,你不知道哪句话会和大陆合拍,只好闭嘴自保。

  台北市长柯文哲的“两岸一家亲”原本可能开创的和解空间,有了“中共代理人”的红色大帽子后,还不吓得皮皮剉吗?无论哪个政党、哪个团体或哪个有心化解对立的人,只要去和大陆谈得气氛不错,回来就会被扣上“中共代理人”罪名而一棒打死。蔡当局切断在野党和大陆对话并获致和解成果的机会,让自己成了两岸唯一对口管道,而这个唯一管道的作法是不打交道,那两岸岂不陷入永远的死局?蔡当局认为这对民进党的永续执政有利,是吗?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