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延后初选”,赖清德被“英派”提前做掉?_台海关注_蓝冠在线
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民进党“延后初选”,赖清德被“英派”提前做掉?

来源:蓝冠在线    2019-04-12 10:56:56

蓝冠在线4月12日讯 标题:民进党“延后初选”,赖清德被“英派”提前做掉?

作者 海平

规则不是用来遵守的,而是用来打破的。

号称“民主进步”的民进党,用“蛮干退步”把这句话诠释的淋漓尽致。

4月10日,民进党中执会推翻先前初选规则,作出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党内初选提名延后”决定,让蔡英文与赖清德之争进入“延长赛”。

“延后初选”,蔡英文获得转圜空间,但对几近拿到初选“赛点”的赖清德而言,却是难以隐忍的伤痛。一刀两面,未来若由蔡出线,民进党注定分裂。

“延后初选”有玄机

民进党中执会作出“延后初选”决定,与其说是“自我打脸”,不如说是因为局面由蔡英文的“保皇派”完全主导与掌控。所谓“各派系达成共识”“无异议通过”,只不过是中执委们“有奶便是娘”、跪拜权力而自失原则主动“亲蔡”的托辞。

民进党中执会此前确定初选时程(已改变过一次),“协调”时间截止到4月12日, 15日—17日就要进行初选民调,4月24日中执会公告初选提名名单。

“英系”为何突然主导临时改变“游戏规则”?“延后初选”玄机在哪?当然是为目前民调大幅落后的蔡英文争取更多努力的时间与空间。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赖清德当初会“突袭”登记参选,自然就不会主动退选,加上其性格使然,也很难接受所谓“蔡赖配”。 “延后初选”的意义,不只是加长“协调”时程,以便让“保皇派”更从容地围剿赖清德。更重要的是,“魔鬼藏在细节”,“保皇派”希望通过“延后初选”来改变民调方式,试图扭转劣势,让蔡英文在初选竞争中咸鱼翻身。

民进党2020初选确实采用“全民调”方式,而“全民调”又分“对手对比式民调”(主要与国民党候选人对比)和“党内互比式民调”。那到底采用“对比式”还是“互比式”?民进党相关规定有“三段论”:若对手(主要是国民党)候选人确定,采“对比式”民调;若对手候选人没产生,只要初选参选人之间互相协调同意,选定特定对手候选人,也可采“对比式”民调;前两者若都不成立,只能采“党内互比式”民调。

如今,国民党2020候选人还未确定,蔡、赖两人又协调不成,按中执会原定规则,若4月24日要出炉候选人,初选只能采“党内互比式”民调。如此玩法,赖清德几近拿到“赛点”,因为岛内各民调均显示,赖清德在“党内互比式民调”中全面辗压蔡英文,领先幅度都在10%以上。

可是,若按“延后初选”规则,等到5月22日以后再初选,那时,国民党2020候选人大致底定。如此一来,“蔡赖之争”可能就是采“对手对比式民调”了。以“美丽岛电子报”民调为例,目前在“对比式民调”中,赖清德其实只领先蔡英文3%-7%。局势瞬息万变,等到一个多月后,赖清德能否赢过蔡英文,真的是未定之数。

“保皇派”强硬的筹码

那为何“保皇派”敢在中执会上公然上演“大搬风”戏码,推翻原订规则?其最大“正当性”,就在于指责赖清德首先不守诚信,赖登记参选2020完全是“对全党的突袭”。

尤如“英系”高层人马此前放言,赖清德曾经公开表态不参选2020,承诺会全力支持蔡英文拼连任,之后却以“勇于承担”和“希望接班”之名登记参选,性质恶劣如同“政变”。事实上,民进党中执会最初初选规则与时程,之所以“一个月内搞定提名”,确实是在认为赖清德不会参选背景下设定的,而关于赖清德登记属于“突袭”的观点,也被各派系一致认同。因此,现在“英系”的逻辑是,如果蔡英文原先按“两人竞争”甚至“多人竞争”的情况来准备与布局,不见得会输赖清德那么多;既然赖清德可以不顾信赖基础大搞“突袭”,那“延后初选”,给蔡英文再多点时间备战,又有什么不可以?既然赖清德有自信民调能赢,“延后初选”又怕什么?

再者,“保皇派”之所以敢这么操作,是他们自认为握有施压赖清德的最重要筹码——作为现任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拥有庞大行政权力资源。如果赖清德不服,即便由他披绿袍出战2020,在蔡英文不释出资源支持情况下对阵国民党,民进党必败无疑。

蔡英文这种“破坏性”的潜在威胁,不只赖清德阵营忌惮,对整个民进党而言,也都不得不重视。这正是民进党内“保皇派”对赖清德软硬兼施的底气所在,也是蔡英文敢于说出“怯战从来不是自己性格”、英系人马恐吓“蔡不排除脱党参选”的关键原因。

何况,“保皇派”还能从“民调”角度强化蔡英文参选正当性的论述。虽然蔡英文民调数据暂时总体不如赖清德,但自从赖清德登记参选以来,经过蔡英文积极努力,蔡现在民调正在上升,而且与赖的距离不断缩小。未来如果两人支持度尤其在“对手对比民调”中只有微幅差距,蔡英文完全可利用手中庞大资源来弥补抵销与赖相比中的不足,如此一来,赖清德参选正当性又在哪里?只会引发支持者焦虑,甚至造成党内分裂,拖民进党2020后腿。

如此全面精算,“保皇派”借中执会之手成功临时改变游戏规则,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赖清德无奈的变数

赖清德“突袭”几乎像是他初选“原罪”,从登记那刻起,他几乎失去所有党内派系高层支持,包括“总统府”秘书长陈菊、桃园市长郑文灿、“立法院副院长”蔡其昌等“新潮流系”要角都偏向蔡英文,“新潮流”总干事长利锦详还一度亲自南下希望“劝退”赖清德。

因此,面对“当权派”和“英系”人马有关“延后初选”、“停止初选,直接征召”、“手机民调”(一般认为蔡在年轻人当中支持度相对较高,手机民调对蔡有利)、不排除启用党内“霸王条款”等各种放话围剿,赖清德更多的是强调“尊蔡”和“君子之争”,不敢恶言相向,不敢撕破脸,希望以“哀兵姿态”争取外界同情。这是一种策略,更是一种无奈。

还好,靠着“独派”和民进党基层支持者的力挺,赖清德还有与蔡英文抗衡的资本。于是,在“软”的同时,赖清德也敢亮出“硬”的一面:协调阶段首次“蔡赖会”,他强调不退选、不接受“蔡赖配”、参选到底;中执会作出“延后初选”,强行改变游戏规则,他在脸书中强调“不畏横逆、不改初衷、参选到底”。

赖清德当然知道蔡英文与“保皇派”想假“延后初选”做掉自己,但面对这样赤裸裸的阳谋,他选择压制自己内心强烈愤怒,装着“虽不满意但可接受”,想必是有“两手准备”:一是自信即便“延后初选”,仍有实力在未来民调中胜过蔡英文;届时,不管民调赢多还是赢少,既然“延后初选”他都委屈接受,那输掉初选的蔡英文就没有不支持的道理,否则,压力排山倒海全都会集中在蔡英文一方。二是如果赖清德在未来民调中输掉初选,那他仍可能以“不排除脱党参选”来讨价还价,毕竟,他可向支持者解释,自己是被“延后初选”技术性击倒,党中央没有遵守游戏规则在先。如此之下,民进党又要如何处理?

换言之,未来如果是由赖清德最后民调胜出,那“延后初选”不失为民进党的有效整合手段,即平息蔡英文对赖“突袭”的不服,促进团结;可如果最后由蔡英文民调胜出,那“延后初选”就是撕裂民进党的潘多拉魔盒,注定民进党2020“二合一”选战提前败阵。

标签:初选 民调 英文 延后 民进党 参选 保皇派 党内 对比 候选人
[编辑:依姗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