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气若游丝的“维持现状”与生气勃勃的“改变现状”

来源:蓝冠在线    2019-03-14 09:33:21

  蓝冠在线3月14日讯:气若游丝的“维持现状”与生气勃勃的“改变现状”

  作者:雁默

  蔡英文近日召开“国安”会议,以所谓七大纲领反制“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并终于将外界诟病她始终讲不清楚的“维持现状”做了清晰的表述,她宣称台当局目前的两岸政策主张“维持现状”就是捍卫“中华民国主权独立”的现状!

  这一番“华独”表述,意味着蔡英文已被逼入墙角,有舆论形容是“困兽之斗”。犹记2016年“大选”前后,任凭各方怎么要求其解释何谓“现状”,蔡不说就是不说,因为她根本不想为“中华民国主权”张目。在执政半年后,因ICAO事件,以及来台陆客大减,BBC(中文网)忍不住质疑,蔡英文是否会步上陈水扁后尘?

  蔡步入扁之后尘是当然的,因为除此之外,民进党根本没有其他办法生存。

  为了几天后的一场“立委”补选,因绿营选情吃紧,赖清德甚至唱出“民进党只剩最后一口气”的哭腔,哀求选民莫让民进党彻底断气,所以蔡英文那被逼急了的“捍卫中华民国主权独立的现状”,当然也是气若游丝的表述。

  反观此时此刻的高雄市,在韩国瑜“改变现状”的努力下生气勃勃,整个城市的气氛堪称全台最优,市民充满希望。但这股“改变现状”的势头,能走多远呢?

  英国金融时报近日有篇文章《经济政策与人类行为》浅谈四种行为经济学理论、过度自信(Over confidence)、代表性偏差(Representativeness bias)、损失规避(Loss aversion)和维持现状(status quo),很可以借此一窥蔡英文的困境以及韩国瑜将来可能面对的难题。

  过度自信(Over confidence)很容易理解,亦即人类在进行主观判断时,普遍存在高估自己的趋势。用我们的传统俚语来说,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蔡英文、马英九、陈水扁都有过度自信的毛病,其行事风格就容易显得强梁,做错了不知错,知错也不认错。

  蔡英文执政后的诸多失败的大型政策,都是过度自信的表现,直到这些政策导致了“九合一”大败,她还是顽固地认为是“人民跟不上”,并拒绝承认两岸关系恶化是主要的病根。现在猛打的“战争牌”,其实也不是唯一的自救之方,只是除了这张牌之外,其他的方法都得逼自己先彻底认错,而这是过度自信者做不到的。

  代表性偏差(Representativeness bias)意指一种认知倾向,就是人们习惯性将事物分类成有代表性的不同典型,并在对事物进行分析时,过分强调典型的重要性,而忽略其他可能造成影响的变数,或是,类似的典型因为时空的差异,而已失去代表性。同样一件事,在20年前做有效,现在做说不定是反效果,这是过度在意过往经验,而忽略新变数及其影响的毛病,导致决策出现重大瑕疵。

  以代表性偏差分析绿营现在的“抗中牌”、“悲情牌”、“本土牌”,可谓十分贴切。以前绿营在选举时靠这几招无往不利,现在时空环境又大不同了,且又出现了许多新变数(如经济现况),效果自然大打折扣,或甚至出现反效果。

  损失规避(Loss aversion)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损失的痛苦远大于获得的喜悦”。例如,我跟你猜拳,赢的人获得100万,输的人损失100万,你会赌吗?行为经济学研究显示,绝大部分理性的人都不愿意赌,即便有50%的机率获得100万。

  进一步的分析指出,当损失规避涉及的是收益时,人们在赢面大(有可能获益)的情势下,会倾向选择低风险决策,在输面大(有可能遭受损失)的情势下,则会倾向选择高风险决策。

  “九合一”大败后,2020蔡英文连任机率大为降低,在此情势下打“战争牌”对蔡英文而言是高风险决策,用成语来形容就是“孤注一掷”。须知,倘若这张牌也失效,绿营在2020要面对的失败是毁灭性的,除了“台独”持有的“本土股”、“抗中股”、“悲情股”全数跌停外,连“台独”不太愿意持有的“中华民国主权股”行情都将大跌。

  换言之,蔡英文现在是把家底全部拿到赌桌上拚连任,当然是高风险。

  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虽是高风险,但从蔡的角度来看却有可能是低风险,因为她过度自信于以下三个理由 —— 在2020选前真正发生战争的机率非常低,此其一。此举符合美国利益,此其二。将对岸妖魔化,在过往选举中一向对绿营有利,此其三。

  以上除了第一项之外,其余两项其实靠不住,因为美国在蓝绿间随时可能转向,台湾民众对大陆的看法与20年前也已不同,依然相信绿营丑化大陆说辞的民众数量已大不如20年前。现在人民会用比较多元的角度看待大陆,与20年前相比,现在比较理性务实。

  维持现状(status quo)也很容易理解,亦即人类对于现状有强烈的依赖心,不愿轻易改变,也就是对潜在损失的强烈规避心态。

  蓝绿两党长期利用台湾民众对现状的强烈依赖心,以维持自身的政治利益,这从两党始终回避为民众详细分析统一的利弊得失,可得到行为证明。然而,当民众发现现状并不好的时候,又强烈盼望政治能改变现状,面对这种需求,民进党选择的是全面避开大陆转向发展,国民党选择的是西进大陆但避开政治难题。

  事实证明,两党都失败,而民进党败得比国民党更惨。

  现在已无人相信蔡英文是努力维持现状者,所以她才会退缩到“中华民国主权”的安全门后。国民党则顽固地认为在两岸关系上“只经不政”能解决人民的问题,所以将经济议题作为2020选举主轴,形成国民党版的“维持现状”,并拒绝引导人民思考台湾版的“一国两制”是否能解决更多问题。

  这也是韩国瑜日后会遇到的难题 ——“改变现状”能做到什么程度?

  我们现在已深切体认到,政经双轨进行,才能促进两岸融合,所以当国民党重返执政,并致力于两岸经贸特区的建立与连结时,大陆的统一步伐并不会停止,仍会努力促成政治协商。这会使得国民党的经贸政策无可避免将受到绿营极大的干扰,被迫要面对政治议题。

  那么,国民党到底要创造什么样的“现状”去“维持”呢?如何化解绿营煽动人民对潜在损失的强烈规避心态?

  可以确定的是,在两岸问题上,国民党肯定会落入过度自信、代表性偏差、损失规避与维持现状的行为陷阱。他们会对经济解方过度自信,拘泥于过往成功的行为典范,只敢做低风险决策,并难以抵挡绿营对两岸融合之“潜在损失”的恶意操作。

  因此,要引导日后执政党生气勃勃地“改变现状”,有待两岸各界的持续努力。

标签:英文 损失 绿营 过度 自信 国民党 维持现状 现在 现状 就是
[编辑:陈建伟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