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半的台湾人年龄超过57.9岁......._台海关注_蓝冠在线

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当一半的台湾人年龄超过57.9岁.......

来源:蓝冠在线    2019-01-31 09:17:03

蓝冠在线1月31日讯 题:当一半的台湾人年龄超过57.9岁.......

作者 雁默

高龄化社会是一个老问题,但每次有新的统计数据公布时,总还是令人触目惊心,并浮现出许多新问题。

根据台湾“国发会”2018年8月底更新的人口资料,2015年台湾社会的“年龄中位数”为39.9岁,老年(65岁以上)人口12.5%;推估2065年,这个数字将达到57.9岁,老年人口41.2%。

从劳动力角度看,2015年青壮年(15-64岁)人口73.9%,推估2065年仅剩下49.7%。当劳动力下降到不满50%,要维持社会生产力,只能靠AI科技与其他自动化科技补足,这个趋势显然又会吃掉65岁以上老年人的工作。换言之,青壮年的劳动力产值,必须大幅提高,才能维持经济动能。而若要由政府负担高龄者的扶养问题,青壮年劳动力必然也要缴高额的赋税,并在收入中提存高比例的养老成本。

1970年,台湾的“扶老比”(老年人口/青壮年人口*100)为4.8,当时老年人口只有2.5%,幼年人口则高达45.4%,平均21名青壮年扶养1名老人。2020年推估,老年人口将达16%,“扶老比”16.9,平均4.4名青壮年扶养1名老人。2065年推估,老年人口41.2%,“扶老比”82.9,平均1.2名青壮年扶养1名老人,幼年人口则萎缩到9.1%。

“国发会”的人口成长推估分为乐观的“高推估”,持平的“中推估”,悲观的“低推估”三种,而以上数据均为“中推估”。台湾人口将在3-10年内转为负成长,根据“中推估”,时间点为2021年,根据“低推估”时间点为2020年。也就是说,悲观点的话,明年台湾人口即进入负成长阶段。

明年台湾每个新生儿,都从“宝”跃升为“至宝”,他们成年后,约在2045年,平均1.7名扶养1名老人,当时的年龄中位数为54.2岁。当然我们知道,背负沉重负担的也许不是这些孩子,而是他们的父母,除了自己得养活自己,还得将“扶幼”的年龄往上拉到25-30岁。

根据“国发会”推估,与2018年相比,2065年台湾总人口数将减少20%-32%,届时,台湾人口将下降到约1700万。这个数据是有户籍者,真实的状况还必须将人口外移的数字一起考虑。

根据“主计处”2017年统计,台湾人赴海外工作人数达73.6万人(赴陆者40.5万),年增率1.1%,人数创新高。而73.6万这个数字,也只是保守估计,实际数字肯定超过。从年龄层来看,外移者中未满30岁者(20%)的比例快速上升,其次为30-49岁(48.6%)。附带一提,2005年赴海外工作的台湾人仅34万人。

根据美国人力资源公司万宝华(ManpowerGroup)公布的“2018人力短缺调查”,台湾人力短缺程度全球排第3、亚太地区排第2,仅次于日本,而外移者中有6成是专才。按照这个趋势,至2065年台湾劳动人口恐怕40%都难保,其中会交税的人口比例当然更少,劳动力年龄层也将高达半数达到45-64岁中高龄。

台湾将于未来8年内进入超高龄社会(2026年老年人口将超过20%),高龄化速度超过美、日、欧。少子化是高龄化的主要成因,以百年计,1965年台湾出生人数41万人,目前是18万人,2065年推估为9万人。

什么叫做“吃老本”?举一个在台湾社会普遍的案例。

A女是“北漂”10年的高雄人,在台北打拼10年后倦了,想回家乡找工作,但高雄薪资低了30%,她就想,干脆回家住,省下的房租费可补足南北薪资差异。然而,A女的父母说,家里已无房间留给她了,因为A女的弟弟一家4口与父母挤在一间三房公寓,已是拥挤不堪。

A女不高兴,认为父母的房子迟早是她与弟弟的,所以该房她有一半的居住权利,于是向朋友B女诉苦。

B女问曰,你有给父母生活费吗?

A女答曰:自己赚的都不够用,所以没给父母钱。

B女质疑曰: 你自己赚4万不够用,你父亲退休后靠劳保一年2万元退休金要怎么活?

真相是,A女的父亲拿房子抵押,每个月向银行固定领取1.5万的生活费,可领30年,然后加上劳保年金2万元在高雄凑合著生活。

心酸吗?高龄化的社会问题,相当严峻。

而从以上“吃老本”的实例中可见,高龄者的子女处于中低收入时,怎么生养孩子?故而直接造成少子化的恶性循环。

解决人口萎缩问题十分复杂,从出生率的角度看,在城市化与女性意识抬头的趋势下,愿意多生孩子的阶层为有钱人与穷人,前者有能力扶养,后者节育观念较为淡薄。在多方精打细算下,选择少生或甚至不生的家庭,往往是中等收入家庭,这个阶层也是支撑正常社会的中坚,理应占大多数。

如果政府不加以宣导、补助,中产阶级的负担会愈来愈重,社福资源的获得则会愈来愈少,因为当赋税无可避免要支撑超高龄化的社会时,等于中产阶级在养贫老阶级,而社福资源的分配又遭日益增多的富人阶级所分食,这个情况会持续到中产阶级的数量少于富人阶级时。届时,社会将成为贫富二分的状态,不但远离理想的均富社会,还比均贫社会更糟。

对台湾而言,人口反转向下已近在眼前,随之而来的挑战,包含政府财政、教育环境、高龄环境、医疗环境、劳动环境等,都将日益严峻。

长期来看,AI与自动化科技虽能弥补人口减少的劳动力空缺,但就中短期来看,其对中低阶层就业人口的冲击又是最大。在台湾,高龄工作通常是社区住户管理员,或是政府机关的各种低阶约聘工,都是最容易被AI与自动化科技取代的工作。随着劳动年龄的不断升高,AI与自动化科技在什么时间点,用什么方式导入,以避免冲击高龄就业问题?抑或是借由AI与自动化科技的产值,化为养老的社会福利支出,是政府必须通盘考量的方向。

此外,女性该不该为生育率降低负起责任?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一方面女性早已是社会劳动力的一部份,另一方面在城市生活里,决定少生或不生的单位不是个人,而是家庭,男方亦扮演决策的重要角色。

人口问题的本质简言之,就是生养孩子的成本攀高。城市居民如果想要维持该有的生活品质,生超过两个孩子,已经超出一个中等收入家庭所能负担。

一个普通城市家庭,合理的房贷负担应不超过家庭收入的3成,车贷应不超过2成。设使贷款占家庭收入的一半,则这个家只剩一半的收入维持生活开销(含各种保险)与养孩子的成本。华人习惯储蓄,一个月最起码也希望能有1成的收入可供储蓄,算一算,剩下来“孝顺”孩子的钱,其实十分有限。

成本,是少子化的根本问题,无论是有形的金钱物质,或无形的时间成本,都在蚕食城市家庭的生活品质。也因为成本,城市居民原本较为喜爱的小家庭模式,正逐渐回到三代同堂的大家庭模式,但这种家庭结构的“返古”,往往是不得已的选择。上述实例显示,不是一家人爱处在一个屋檐下,而是不这么做不行。

人口明明逐渐减少,房价、物价却持续攀高,而收入增长还追不上,这种社会就是逐年在累积民怨。更糟的是,政府还因高龄化社会的财政负担过重,而不得不削减老年福利,又为了消弭老年人口的反弹,而以民粹方式煽动青壮年反制,造成世代对立,那这样的社会肯定要快速崩解。

根本解决之道,还是要回归社会财富分配,消弥贫富不均,减少、限制投机致富的各种工具,才能维持中产家庭的合理数量。若此根本问题没有获得改善,其余政策手段都会事倍功半。

没有人希望自己是41.2%的老年人口,也没有人希望自己属于另外的58.8%。

标签:人口 高龄 推估 社会 台湾 老年人 这个 家庭 青壮年 收入
[编辑:依姗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