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薪资中位数,持续与平均数渐行渐远_台海关注_蓝冠在线

台海关注  导航:首页 > > 正文

台湾薪资中位数,持续与平均数渐行渐远

来源:蓝冠在线    2019-01-09 15:48:33

蓝冠在线1月9日讯 题:台湾薪资中位数,持续与平均数渐行渐远

作者 雁默

日前,台“行政院主计处”发布“2017年薪资中位数及分布结果”,这份数据显示的是工业及服务业受雇员工的薪资中位数概况,分为四等分与十等分,涵盖人口为七百五十多万劳工,不含台当局雇用者,以及农业部门、财团法人、研究机构、宗教团体等行业受雇者约100万人。

2017年台湾薪资中位数为47万新台币,平均数为60万,落差13万。小于平均数的上班族人口比例为66.28%,接近500劳工薪资低于平均薪资。

2018年“九合一”选举结果若以薪资的角度来看,这500万劳工正是对执政党投下反对票的主力选民。他们率先摆脱政治意识形态,响应“货出得去,钱进得来”的务实号召。

薪资中位数与平均数的差距愈小,显示社会财富分配愈平均,反之,则社会财富分配不均。从2012年至2016年,台湾主体劳工薪资中位数与平均数的差距愈发扩大,从差距11万到如今的13万,意味着台湾继续奔向M型化社会。去年执政党经济部门的主管公布年平均薪资60万时,在网路上遭到普遍的谴责,就是因为多数劳工低于平均值。所以中位数47万堪称较为贴近实际情况的数字。

1个月3.9万的薪资,在中南部或较为乡下的县市生活,还勉强过得去,但在中北部的大都会区,光是房租或房贷就吃掉劳工30%-50%的收入。单身者啃老,成家者必须双薪,并缩减生养子女数,这已是台湾社会的常态。

与2016年相较,2017年薪资所得成长最低的,正是中位数47万这一个族群,仅1.98%。若时间拉长至6年观察,成长最高的是最贫穷的族群,这个底层阶级在2017年的薪资中位数是26.2万,与2012年相较成长13.48%,但年所得也不过成长3.1万。因为台湾对财务弱势的阶层,有比较多的社会福利,也由于其薪资基数低,每年调涨总体薪资时,在比率上这个族群的差距较为明显。

比较值得注意的是,薪资最高的那一群,六年薪资成长率为9.76%,与中位数族群薪资成长率7.8%相较,高了近2%。六年成长金额近10万(年所得),最贫穷的阶级即便成长率最高,成长金额还不到最富阶级的1/3。

以年龄来看,未满30岁的劳工薪资低于47万,25岁以下为31.9万,30岁以下为44.8万。年轻人低薪就只好啃老,但是他们的父母辈50-64岁的薪资也不过才51.9万,而且是各年龄层年增率最低者(1.83%)。这个中年族群多数上有父母,下有儿女,房贷也还没缴清,每个月都被钱追着跑,其年轻时若无积蓄,可说有点生无可恋。65岁以上的薪资为38.6万,因为这个年龄层多数退休人口二度就业者。

薪资中位数与平均数落差最大的年龄层为50-64岁(中位数/平均数=73.4%),以及65岁以上(中位数/平均数=63.7%)的族群。

台湾经济的主力,众所皆知是中小企业,若以100人以内的企业来看,其薪资中位数为41.2万,亦低于47万,更不用说4人以内的工作室薪资中位数为32.7万了。所以在台湾得进入100人以上300人以内的企业,薪资才稍高于47万,能拿到年薪51万。员工规模500人以上的大企业,是六年来薪资年增率最高者,达9.82%,高于总体年增率7.8%。

从行业来看,薪资中位数最高者为“电力及燃气供应业”,达119.6万。做生意的族群最低者为住宿餐饮业35万。现在知道为何高雄市第一个挂出“民进党不倒,经济不会好”口号的人是餐厅老板了。旅馆、饭店都是在经济不好时第一波的受害者。一起倒霉的,就是从事娱乐服务业的劳工,薪资中位数为35.6万。

作为台湾经济主力的“资讯及通讯传播业”薪资中位数为67.5万,但是六年薪资成长率非常低,只有1.85%。所有行业别最低者为教育服务业,薪资中位数为24.8万,这个行业薪资被拉低,显然是幼儿园员工薪资非常低的缘故,这类的劳工通常是家庭主妇兼职,另外就是采取时薪制的补教业也拉低了行业整体薪资。

薪资中位数与平均数落差最大的行业是批发零售业(中位数/平均数=79.23%),艺术娱乐及休闲服务业(中位数/平均数=79.11%),医疗保健服务业(中位数/平均数=79.44%)。只有“电力及燃气供应业”是中位数高于平均数的行业。

十等分位有九个薪资区间,分别是26.2万、30.7万、35.3万、41.1万、47万、54.1万、63.8万、79.2万、109.2万,每75万人分一区。换言之,有75万劳工月薪不到2.2万元,225万人月薪不到3万。以目前台湾的消费水平来看,凡是月收入不到3万者,皆属贫穷,扣除生活必须消费之外,根本谈不上消费力。换算后,台湾900万劳工,只有75%对内需经济有帮助。但依赖服务业为内需经济动力,主要还是靠薪资水平前三名的劳工,以及不包含以上数据的百万 (含退休人员)军公教人口。

蔡英文日前称要将去年的岁计盈余200亿-300亿,直接发放给社会弱势族群,依薪资来看,就是225万月薪不满3万的人,并粗估每人会有1万元大红包可领。政策对不对是另一回事,重点在于,月收入不满3万者当然不只225万,社会最弱势者甚至是没有收入的,以及大量非受雇的自营商(如摊贩),这整个族群加起来不会少于300万,他们会拿1万元红包消费吗?

要细查社会财富分配,十等分位当然是不够的,起码也要二十等分位,如此才能看出受薪阶级最富有的5%,其收入与中产阶级的落差。再者,劳方的数据也不过是社会财富的一部份,另一部份是资方的收入,唯有将资方收入纳入,方能得见台湾的财富分配问题有多严峻。

一成的最高薪者年薪只有109万吗?这与社会观感也相距甚远。事实上,以台北市的生活水平来看,年薪109万应是中产阶级的薪资水准,个人月薪没有10万以上,一个家庭双薪未达20万者,生养小孩已是负担,买房更是奢谈。

从蔡英文欲分发岁计盈余给社会弱势的想法来看,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就必然要支援贫穷家庭,并拖累整体财政。贫富严重不均的社会,底层人民的感受还远不如均贫的社会。以物价水准观之,47万中位数对城市居民而言,是一个节衣缩食的数字,得透支劳力想办法兼职才能过像样的生活。

薪资中位数,四分位数、十分位数这些数字都是所谓“名目薪资”(nominal wage),也就是不考虑物价波动的薪资。受薪者真正感受到的是将物价考虑在内的“实质薪资”(real wage),实质薪资基本上就少于名目薪资,因此47万可不代表受薪者的购买力。

谈中位数只能看出薪资所得、所画出的财富阶层,若要深入检讨中产阶级的购买力就必须将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也考虑在内。简言之,47万若对读者而言是购买力相当不足的数字,显示实质薪资成长落后于物价涨幅,或是生活地消费水平高于赚钱能力的问题。

对我而言,47万是活不下去的数字。

标签:薪资 中位数 资中 平均数 台湾 劳工 族群 来看 年薪 成长
[编辑:依姗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